号外资讯网

权威新闻网

成都必达建筑工程管理有限公司: “无中生有”

更新时间:2019-12-26 16:11点击:

据《法治西部新观察  记者 梁炎》报道  48岁的付鹏程站在位于四川省龙泉驿区大面街道办事处洪河村一片荒地上,这里曾是他2005年斥巨资打造的“成都付氏美姿源实业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付氏公司)工业园区。而今,昔日三万余平方米的厂房和办公楼消失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一片荒芜,价值几千万的厂房、办公楼消失的无影无踪,自此,付鹏程走上了一条漫长无垠的维权之路......

222.jpg

(上图为付鹏程在已成一片废墟的付氏工业园区显得很无耐)

付鹏程告诉记者:2005年,龙泉驿区政府面向全国招商引资,一心想做大事的自己毫不犹豫与龙泉驿区大面镇洪河村村委会签订了20年的租地协议,协议中明确规定了地面上的附属物属于付氏公司所有;2017年,洪河村村委会在自己和付氏公司相关工作人员不知晓和未授权的情况下与龙泉驿大面街道(以下简称大面街道)签订了《付氏美姿源工业园区拆迁协议》,大面街道办在付鹏程及付氏公司相关工作人员不知情、未授权的情况下单方面对付氏工业园区进行测绘(非法无效的测绘数据),并按照农房的补偿标准将补偿款4000多万元打到了洪河村委会账户内,付氏工业园区随后被拆除。对于国家补偿政策我知道分为两个部分,对土地的补偿归洪河村村委会所有,而对地面附属物的补偿是付氏公司所有,这是在租地中明确规定的。

2018年,为付氏公司修建工程量近600多万,成都市青羊区金茂装饰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金茂公司)法人黄华,在工业园区建筑物和附属物完全灭失以及没有施工图、竣工图等相关工程资料的情况下,  以付氏公司拖欠工程款诉讼至龙泉驿区法院并冻结赔偿款2500万元,其实付氏公司早就把工程款如数的支付给了黄华。

金茂公司的起诉让龙泉驿区法院进入了一个艰难的调查取证阶段,其时间长达近两年。原、被告双方各执一词,工程量和工程单价成了争议的焦点。无奈之下,龙泉驿区法院用抽签的方式决定了鉴定机构:第一家为四川标准德安工程管理有限公司,第二家为成都必达建筑工程管理有限公司,对涉案工程的工程量和工程造价进行鉴定。

333444.jpg

付鹏程告诉记者:园区内的建筑物及附属设施于2007年初就成了烂尾工程,诉讼中我公司咨询了多家法院网上公布的“工程造价鉴定机构”,得到的回复是做工程造价鉴定必须具备相关鉴定的实物存在,而勘查、设计、监理、施工、施工图纸、竣工、竣工图纸、验收、交付等资料和现场照片,包括购买钢材、砖、河沙、水泥等资料、文件,甲乙双方签订的《建设工程施工合同》及补充协议等......而金茂黄华根本就没有这些资料;2019年6月4日第一家鉴定机构四川标准德安工程管理有限公司给龙泉驿区法院《终止鉴定函》中已明确载明龙泉法院提供的证据材料未达到鉴定的要求,致使鉴定无法继续进行,作出终止鉴定。

而四川必达建筑工程管理有限公司却在没有任何新证据的情况下,使用大面街道单方面测绘数据作为依据(非法无效证据)对已经灭失的付氏工业园区进行“无中生有”的鉴定。

为进一步了解其中细节,记者以拆迁业主的身份拨打了成都必达公司官网电话13881958203,一位黄姓女士接听了记者电话。

记者:我想咨询自己的房子早几年已被拆除,且没有相关工程资料的情况下,现是否能作工程造价鉴定和评估?

必达黄女士:在实物灭失,又没有相关工程资料的情况下是无法进行工程造价鉴定和评估的,鉴定评估人员是需要和鉴定评估参照物合影的,如果用成本法来鉴定评估的话,价格是很低的,而且对方一旦不认可,就不具备法律效力。

必达公司法定代表人蔡林春告诉记者:自己不是做评估的,是做工程造价的,至于付氏美姿源工业园区评估,他是在做鉴定。随后,记者询问多家评估机构和审计公司均称,在物证灭失、没有相关施工资料、竣工资料是无法进行工程造价决算、鉴定和评估的。而成都必达建筑工程管理有限公司蔡林春是如何对灭失的付氏工业园在没有施工资料的情况进行工程鉴定?记者将持续关注!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原作者个人观点,与本网无关。本网所转载的内容,其版权均由原作者和资料提供方所拥有!如因作品版权问题需要处理,删除等、请发送邮件到767708188@qq.com,与我们联络。转载来源于网站:https://www.toutiao.com/i6772730923113775624

官方微信公众号